通讯:爱尔兰边境居民直面英国“脱欧”阵痛

文章正文
2019-11-06 08:13

  新华社都柏林11月5日电 通讯:爱尔兰边境居民直面英国“脱欧”阵痛

  新华社记者张琪

  英国将于6日解散议会,开启议会选举竞选。提前选举是英国为打破“脱欧”僵局开出的“新药方”,但由于选情难料,“无协议脱欧”风险仍然悬在爱尔兰边境居民的头顶。

  一旦英国“无协议脱欧”导致英国和爱尔兰之间出现“硬边界”,50多岁的埃蒙·菲茨帕特里克可能失去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。

  他经营了20年的汽修店位于爱尔兰北部,刚好被边界线一分为二:一边是出售各种零件和工具的五金商店,在英国境内;另一边则是可供加油的区域,在爱尔兰境内。

  “硬边界”意味着英爱边界上会设立边防检查哨所和实体海关等,菲茨帕特里克的店铺可能被一分为二。

  菲茨帕特里克还在英爱之间从事运输业务。“如果英国‘无协议脱欧’,我手里这张国际运输许可证就废了。”

  从3月到10月,“脱欧”的靴子一直没有落地。目前欧盟已经同意“脱欧”延期到明年1月31日,但由于英国国内政治混沌、大选前景不明,“脱欧”何时、如何划上句号依然是未知数。

  年初开始,菲茨帕特里克便着手为“脱欧”做准备,他找过政府部门,也咨询过商业机构。“但大家都对我耸耸肩,说他们也不知道。”无奈感叹“该如何是好”的菲茨帕特里克决定靠自己。

  半个月前,菲茨帕特里克在店铺加油站的侧后方立起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罐。这是他用8000欧元从英国买来的饲料容器,一次能装满28吨饲料。

  菲茨帕特里克说,为了防止英国在10月底“无协议脱欧”,他几个月前开始考虑如何通过多种经营来分散风险。他准备做饲料生意,因为这不受“硬边界”限制,他身边就有很多养牛和养羊的农户。

  和菲茨帕特里克一样,“90后”杂货店老板夏兰·摩根也在为今后做打算。

  正值圣诞节采购季,摩根位于边境小镇克朗斯的商店里顾客很多。他在店里放置了一个“脱欧”倒计时指示牌。可“脱欧”一拖再拖,指示牌也一直显示距离“脱欧”仅剩1天。

  摩根曾经设想最坏的结果——“硬边界”将让小店不得不关门,因为店里商品大部分是英国进口来的,经营成本上升,外加客户流失,他将损失惨重。不过,他的最新计划是增加营业面积。

  摩根说,不久前店里刚从中国进了一整集装箱的货物,主要是圣诞节的装饰物,还有一些家庭日用品,如拖把和扫帚等,很受当地消费者欢迎。

  他说,这些来自中国的货物不仅进价更低,而且质量很好,以后店里可以不再只依靠英国这个进货渠道。他和父母商量好,准备明年初将杂货店搬到一家更大的店面内,面积比现在大三倍以上。

  今年63岁的爱尔兰新芬党议员帕特·特雷纳在克朗斯的地方议会工作了快30年。他认为英国大选后的“脱欧”前景难以预测,他和当地居民会保持高度警觉。

  特雷纳从年初便开始参与各种反对“无协议脱欧”和“硬边界”的活动,近一段时间更加忙碌了,活动几乎每天都有。他在解释自己为何不遗余力地做这件事的时候,主动提到了一段流血往事。

  特雷纳说,1994年7月的一天,他在英爱边境向来自瑞典的两名记者介绍“硬边界”给居民带来的种种问题时被来自英国北爱尔兰地区的警察带走,警车在驶往审讯中心的路上遭到几名爱尔兰共和军成员袭击,他在这次袭击中被打断了一根无名指,三名随车警察受伤。

  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接壤,曾因天主教与基督教、独立派与亲英派之间的矛盾陷入长期动乱。1998年,英国政府、爱尔兰政府与北爱各党派签署北爱和平协议,结束持续数十年的流血冲突,英爱之间的“硬边界”也得以消除,双方人员和货物在两地自由往来。

  他说,当地像他这样年纪的人都记得在那个动荡年代所发生的事情,如果出现“无协议脱欧”和“硬边界”,爱尔兰岛上的和平进程就可能受到破坏。

  “‘无协议脱欧’和‘硬边界’的出现不仅会给居住在克朗斯镇和附近5000多人的生活带来极大不便,也会严重影响他们的生计。更可怕的是,往日噩梦般的经历有可能重演。”(参与记者:陈静)

(责编:李婷(实习生)、贾文婷)

文章评论